官方微信
CNPC-online

吐哈油田王小龙:一口井 一生情

2022/05/07 信息来源:吐哈油田公司



■ 王小龙


■ 吐哈油田工程技术研究院油化所员工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

然而,五月的准东吉2806H井井架周边布满粗砂、砾石,踏在上面“沙沙”作响,看不到一丝丝绿意。

“五一”早晨7点40分,吐哈油田工程技术研究院油化所员工、党员王小龙站在钻台上测量泥浆密度,然后叮嘱钻井队操作人员节日期间一定要提高警惕防止溢流等情况发生。


今年,是32岁的王小龙工作的第十年,也是他连续第十个在井上度过的“五一”劳动节。

他说:“已经36天没见孩子了。”

王小龙的孩子距离他只有40公里。前段时间,妻子带刚刚满一岁的孩子到吉木萨尔探亲。孩子每天粘着他,一起做游戏。但新井开钻,他草草收拾行囊,赶赴井场。

“井就像孩子一样,也需要我们照顾、呵护,照顾好了就能多出油。”

2012年“五一”,王小龙还是井下公司一名技术员,在红台区块试油。

红台的山连绵起伏,那个山沟里似乎与世隔绝了一般,听不到任何声音,现场只有他和另外一名同事互相作伴。白天,戈壁滩上,气温40摄氏度以上,他像火炉里的红薯一样被炙烤,心里不免上火。

王小龙作为现场负责人,每天早上和下午,爬上一公里外五六百米高的山上,两手不停转着手机找信号向队长汇报工作。

王小龙说:“第一个劳动节,让我知道啥叫石油人——工作条件恶劣,很辛苦。见不着亲人,心很苦。”

2020年“五一”,王小龙在三塘湖牛东区块的一个钻井队指导钻井液技术。每天除了工作,最让他牵挂的就是家人。父母也惦记他,有一天晚上12点多,王小龙都睡着了,母亲突然给他打电话:“刚在新闻上看到疫情,你那边情况咋样?每天井上能不能送上菜?”

听着母亲对他满满的担忧和关心,他说:“我这边一切都好,井上都很安全,单位和地方政府沟通好着呢,菜能及时送上来。”

然而,井队设备简陋,生活条件很艰苦。为了改善生活,他让人给自己带几桶泡面上井,夜间上井饿了,就泡上一桶。下午,他坐车回牛圈湖生活基地洗澡——连续35天没有洗澡,浑身有了浓烈的味儿。洗完澡,他正准备到食堂要两个肉菜,改善一下生活。此时,井队队长打电话说井有点问题,于是王小龙又急匆匆坐车奔赴井场。

王小龙说:“虽然生活苦了点,但这井口打得特别顺利,心里还是很高兴。”

2021年“五一”,王小龙“故地重游”——吉2811AH和吉2811BH井两口井同时开钻,他和另一个同事各负责一口井。“五一”前一天,同事亲人去世,他要管理两口井。两口井,一个人,况且这里每口井对油田意义重大。他心里默默念叨着:一定要顺利啊!

王小龙穿梭在两个20米远的钻机之间,忙得喝不上一口水。

他拿个小本子,时刻记录两口井调整的参数,根据井下需求随时调整钻井液性能,使泥浆保持良好的携带性、封堵性和润滑性,保证井下安全顺利钻进。

王小龙说:“就像让一个厨师同时炒两个菜,忙得焦头烂额。”

老天似乎还是和他开了一个玩笑。5月2日凌晨两点多,王小龙刚躺下,其中有一口井钻进过程中有点憋泵现象,钻井液粘度涨了。

泥浆工敲门:“王工,快起来,不好了!”

王小龙拿上手电筒一个健步冲出野营房。上井,他就像一个老中医生一样“望闻问切”,看指重表悬重和返出的岩屑,测量泥浆性能,问值班干部具体状况,从而分析判断出憋泵的原因,给泥浆工开出了“药方”。3小时后“疑难杂症”解决,钻进恢复了正常,井队的人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2022年“五一”下午,王小龙站在钻井平台,眺望远方。妻子发来孩子的视频——儿子正在马路边一边捡树叶,一边哈哈大笑。

他欣慰地笑了,扭头对身边的钻井工说:“希望吉2806H井也是一口高产井,让大家开怀大笑。”


撰 稿:张斌

编 辑:姚婕娜

责 编:向爱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