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CNPC-online

【一线故事】跨越3000公里的紧急驰援

2022/06/17 信息来源:中国石油报

 即使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一提到3月15日接到的来自西北某炼油厂的求助电话,王树军依然记忆犹新。

  今年55岁的王树军,是抚顺石化公司催化剂厂党委书记、副厂长,接到电话时他正在新疆出差。那家炼油厂的半再生重整装置急需10吨半再生催化剂,求助抚顺石化催化剂厂尽快备好货并发运。

疫情让这次紧急驰援难度倍增。一方面,这批催化剂对炼厂来说是“救命良药”,必须争分夺秒送到。王树军介绍:“半再生重整装置主要生产重整汽油,催化剂的活性下降,会导致生产出的汽油辛烷值降低,无法作为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甚至会威胁生产安全。”另一方面,全国疫情散发导致的封控给长途运输带来很多变数,何时能送到,谁的心里都没有底。

驰援刻不容缓。王树军迅速通知厂里备货。因为催化剂成本高昂,多为订单式生产,厂里能用来救急的存货不多,他甚至做好了立即生产或购买进口催化剂的准备。好在经过与订购同款催化剂的其他用户沟通协调,紧急调到现货,于3月20日完成备货。

在备货的同时,王树军也为寻找稳妥的运输方式煞费苦心。走陆运,从抚顺到炼油厂所在地全程3000公里以上,途经多地,受各地疫情影响大,而且很难找到合适的司机。“我们甚至考虑过不计成本用空运,但催化剂从抚顺运到沈阳机场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王树军说。

王树军一边为运输方式揪心,一边要与乌鲁木齐石化公司、克拉玛依石化公司商谈催化剂订单,还要负责厂里的疫情防控等日常管理工作。

3月30日,终于找到符合送货条件也愿意跑这趟车的司机,王树军揪起的心才稍稍放松。第二天,厂里迅速安排了10吨催化剂装车。

为了保证运输顺利,王树军要求实时掌握司机的行程和状态,行车和防疫安全一刻都不能放松。

这辆车仅用5天就跑完3000多公里,将催化剂平安运到那家炼油厂。“太及时了,如果再晚几天,我们的装置就要停了。”听到这句话,王树军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很难想象,这次跨越3000多公里的紧急驰援,基本都是王树军在宾馆里指挥和安排完成的。由于疫情,他和同事滞留在新疆,大部分时间只能在宾馆房间里,偶尔可以去楼下花园转转。

终于迎来返程的那一天。当他“落地”沈阳时,箱子里的冬衣已经过了季。那天是4月25日,距离3月7日他出发去新疆已经过去整整50天。

记者:朱钊

编辑:栾奕

责编:向爱静